圍攻之下的動物實驗

發布時間:2018-07-18 08:29:43
分享到:
科學家希望更高透明度能讓公眾支持相關研究


美國俄勒岡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等機構希望增加與公眾的互動,以贏得他們對動物研究的支持。圖片來源:ROGER WERTH

當一輛大型黃色校車駛進美國俄勒岡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(ONPRC)停車場時,車上的許多高中生顯然都不知道他們參加的是什么活動。他們只知道,這個樹木繁茂、占地70公頃的園區正在發生著一些與科學相關的事情,他們可能會看到猴子,但其他一切都是謎。“我們要去某個巨大的地下洞穴嗎?”一個學生問道。

作為美國最大的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的教育和拓展協調員,Diana Gordon每天都在這里為學生、扶輪社甚至是婚禮派對提供向導。在這里,游客能看到猴子,并見到科學家,Gordon希望人們能了解這些動物得到了善待,而且相關研究對人類健康至關重要。她說:“如果我們不積極發聲,就只能聽到一方的聲音。”

反對者最近不斷取得勝利。在過去6個月,動物活動團體在國會贏得了兩黨支持,迫使美國頂尖研究機構停止對猴子和狗的研究。他們還幫助通過了兩項州法案,迫使研究人員在實驗結束時將實驗動物領養出去。

公眾似乎開始反對動物研究:去年公布的一項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,只有51%的美國成年人認為此類研究在道德上可以接受,低于2001年的65%。

批評人士則指責研究團體被動物權益運動嚇到了,躲進了暗處。“我們在向公眾傳達科學進步方面已經失敗得一塌糊涂。”非營利組織“美國醫療進步”董事會主席Cindy Buckmaster說,這一連串的失敗“應該是一個災難性的警鐘”。

為了反擊,Buckmaster和其他人呼吁一個透明的新時代:研究機構能公開談論動物研究,動物研究人員積極接觸公眾和政客,并組織類似的參觀。而這樣的透明度已讓英國公眾對動物研究的支持數年來首次上升。

但走回到聚光燈下能贏得支持嗎? 動物權利組織“白大褂浪費項目”副主席Justin Goodman說,實驗室可以操縱他們向公眾展示的東西,“透明只是噱頭”。

此外,目前也不清楚科學家和大學是否在準備開放其動物實驗。“每個人都在等待別人邁出第一步。”西北生物醫學研究協會執行主任Ken Gordon說。

一連串的失敗

Ken Gordon喜歡給全國各地的管理員和動物護理人員展示一張特別的幻燈片,即蓋洛普民意調查得出的一個線圖,它追蹤了過去17年美國對動物研究的態度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藍色的“道德上可接受”人群在走下坡路,而橙色的“道德錯誤”爬得更高。他推斷,這些線將在2023年相交。

“當同性戀婚姻和大麻合法化發生時,法律改變了。”他告訴觀眾,“如果我們繼續對動物研究保密,我們的法律也會改變,資金將枯竭,工作將變得更困難。”

他的談話觸動了學界的神經,他們曾對最近的失敗無動于衷。今年1月,美國食品與藥物監督管理局不顧數十名科學家的反對,關閉了一項關于猴子尼古丁成癮的研究。3月,美國總統唐納德·特朗普簽署法令,禁止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開展犬類實驗,盡管40家科學和醫療機構發表公開信稱這項工作有助于開發人類療法。

加州的“救援+自由”項目經常在推特網發布犬類大而悲傷的眼睛的照片,說它們必須從“殘忍的動物實驗”中被“拯救”出來。2014年,明尼蘇達州通過了“小獵犬自由法案”,要求實驗室讓他們的動物(通常是狗和貓)在實驗后可以被領養,而不是被實施安樂死。另外7個州也緊隨其后。不過,議員們并沒有被動物研究組織的積極游說嚇倒,他們認為這些法案誹謗了實驗室,使科學研究變得更加繁瑣。

Buckmaster說,動物權益組織的策略對公眾和政治家都有作用,因為一般人不了解基礎研究的重要性,或者失敗是科學的正常組成部分。“這些群體……讓動物研究看起來像是地球上最浪費錢的事,同時把科學家描繪成邪惡的科幻小說人物。”

因此,“當事情出錯時,你要坦白、糾正它,并告訴全世界。”Ken Gordon 說。他還提出了直播動物設施的想法。另一些人則建議在動物手術過程中進行錄像檢查和現場視頻。Gordon稱這種努力是“徹底的透明”。但科學家是否會接受還有待觀察。

透明還是隱藏?

2007年,善待動物組織的一名成員進入ONPRC,拍攝下了狹窄沉悶的籠子里的猴子視頻,稱猴子遭到了虐待。盡管美國農業部的調查沒有發現ONPRC存在違反動物福利的行為,但該視頻的影響依然存在。

但ONPRC并沒有退卻。相反,它安排了更多的參觀活動,并鼓勵科學家與公眾接觸。“人們普遍認識到,我們需要做更多工作幫助人們理解我們正在做的事情。”Gordon說。

ONPRC的做法得到了呼應。今年2月,約100名美國科學家、獸醫和大學管理人員聚集在舊金山,呼吁動物實驗室提高透明度,并建議草擬美國動物研究開放協議。

但其作用并不明顯。動物權益組織曾聽到風聲,密西西比大學醫學中心的一個實驗室用活狗手術教育學生。激進的反對迫使該校采用豬,但很快又遭到攻擊。“院長收到了成千上萬的電話和電子郵件。”該中心心血管研究員Thomas Lohmeier說,“所以我們也關閉了豬實驗室。”

因為害怕成為攻擊目標,Lohmeier低調地進行了30年研究。“我關心自己和家人,我也擔心他們會把我的研究也關了。”他說。

他認為透明度不會阻止動物權益保護者,更不用說讓公眾回歸了。“你可以解釋為什么你的研究很重要,但是動物權益者不會在意。”

動物權益活動家、SAEN聯合創始人Michael Budkie說,Lohmeier是對的。“更多的透明度不會阻止我們做正在做的事情。你不能在動物受重傷或死亡的情況下給出一張好臉。”他說。

Goodman補充說,像ONPRC這樣的推廣活動只是一種粉飾。“ONPRC的參觀旅行跳過了猴子研究,這類似于在動物園的一天。”他說,事實上,研究界一直在抵制透明度。美國政府問責局近日發布的一份分析報告顯示,美國許多研究機構都不希望發布更多關于動物實驗的數據。“他們處處都在與透明度作斗爭。”

即使科研機構變得更加開放,也不能保證它會影響公眾。英國的民意調查顯示,隨著開放計劃的實施,對動物研究的支持越來越多,但這并不能證明這兩者是有關聯的。

下一個戰場

目前,動物研究和動物保護人士之爭仍在繼續。“救援+自由”項目正在推動另外3個州的小獵犬法案。“白大褂浪費項目”開始了一項針對美國農業部的新運動,據稱其每年因寄生蟲研究而殺死數十只貓。該組織稱其為“由納稅人資助的小貓屠殺”。

與此同時,支持使用實驗室動物的一個國際組織啟動了一個快速反應網絡,它發出提示郵件對抗動物權益運動。他們的目標是促使科學家通過寫信或簽署請愿書支持動物研究。近日,該組織表示600多位科學家支持透明研究。

“數字是有力量的,不需要每個人都參與進來,只需要到達臨界點。”華盛頓大學心理學家Allyson Bennett說。

回到ONPRC,Diana Gordon繼續著活動。學生們在一個禮堂里結束了一天的訪問,3位科學家坐在前排的一張桌子旁。生殖生理學家Carrie Hanna告訴這些參觀者,她曾經想成為一名獸醫。但在ONPRC,她通過狒狒開發了一種可以阻斷輸卵管的化合物,這可能會讓女性永久避孕。

Hanna解釋說,她的工作受到嚴格的監管,她關心靈長類動物。“我們非常重視動物福利,我們是動物權益提倡者。”她說。
 
來源:《中國科學報》 (2018-07-17 第3版 國際)
 
 
排列3和值100期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 近期买啥股票 贵州快三预测号码软件 股牛配资 中国福利彩票好彩1 双色球预测专家最准确高手 主升浪配资 腾讯秒秒彩稳赢打法 网络彩票到底能赢钱吗 今天福建31选7开奖号